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铁道兵1969

逢山凿路,遇水架桥,铁道兵前无险阻;风餐露宿,沐雨栉风,铁道兵前无困难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永远难忘的一天  

2017-01-15 05:25:24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        我不会忘记我在大兴安岭当兵的时候太辛苦了, 好像是是在1969,年的夏天我们接受了伐木的任务,伐木是个危险性很高的工作,所以,伐木工人很迷信,如果有人对于他们的迷信感兴趣,那就对了,因为这是在山上伐木的规矩,任何人都要按照这个规矩去伐木,一个朋友对伐木的工作做了非常好的总结,我现在还记忆犹新。
  一棵十几二十米高的红松,在林中倒下时虽然说不上惊心动魄,但是足以让初见者胆战心惊:从根部锯断之后,先是慢慢地倾倒,速度越来越快,然后呼呼作响、势不可当地砸掉所有阻挡它倒下的物体,最后“轰”的一声砸在林间雪地上,雪花四溅、断枝横飞、地面震动。砸下的力量有多大?先这样说吧,直径几十公分、冬天冻得发脆的红松,“顺山倒”时有时可以摔断成几截,如果上帝因为喝醉了没有来得及躲开也会被砸得血肉横飞——这是我个人的猜测。
  其实,对于凡是看到天上下雨还懂得往屋里躲的人就不会被砸着,因为从大树开始倾倒直到砸在地上毕竟还有一个短暂的过程,足以让你横向跑出“动感地带”而有惊无险——当然是在你头脑清醒前提下。
  更危险的是“打柈子”、“座后炮”、“回头棒”、“吊死鬼”,还有最危险的“摘挂”、“坐殿”。
  所谓“打柈子”,就是在伐木时把树的根部锯到直径的一半左右时,大树突然劈裂倾倒,劈下的那一半猛然翘起,如果被碰着,就会体会到比坐过山车或是蹦极还要刺激得多的感觉,如果不是超人,大概也就……
  至于“座后炮”,就是在大树倒下的过程中被其它的树干档了一下,整棵树被挡得突然向后弹跳,这也是只要被碰上就会比得了感冒发热厉害得多。
  “回头棒”则是大树倒下后被压弯的小树(多是白桦树,很韧)突然又反弹回来,很容易打人个冷不防,好像是给你开个玩笑,不过这个玩笑谁也玩不起,你最好还是离得远一些。
  “吊死鬼”就凶险得多了。
  冬天的红松树枝很脆,大树在倒下时树枝与没有倒的树相撞,有些树枝撞断后就挂在了别的树上随风摇晃,像吊死鬼一样,而且说不准哪一会儿掉下来,让人防不胜防。一旦掉下来,一旦落到头上、身上,然后就不是一旦而是一定了,一定非死即伤。
  有时候,被伐断的树搭到别的树上落不了地,这就叫“搭挂”,把那棵被挂住的树伐倒就叫“摘挂”。摘挂是伐木工最危险的活儿,特别是摘“连环挂”——被摘挂的树又挂住另一棵树还是倒不下来——这时候可就真是“风口浪尖方显英雄本色”了。哪位要是敢接这个活儿,无疑是签了“生死状”,如果摘挂成功,那就是一“摘”成名,在伐木工这个行当里就可以光喝酒不请客了。当然,如果摘挂不成,很可能就会壮烈一次。
  一棵树的根部已经被锯透,大树仍然屹立不倒就叫做“坐殿”。“坐殿”的原因大概有三条:一是树干笔直、树冠匀称,二是树干比较粗大,三就是赶巧这时候没有风。
  遇到“坐殿”很麻烦,因为偶然的一点儿外力就可以破坏这种脆弱的平衡,使它可以随时倒向任何方向,使人防不胜防。按照伐木工人多年流传下来的说法或是规矩,遇见“坐殿”是不能跑的,跑动所带动的气流会使大树倒向跑动的人;也是不能喊的,据说大树专门倒向发出声音的方向;这时候就要把帽子、衣服什么的朝着一个方向使劲扔出去,据说带起的空气扰动可能就会使大树歪倒。
  如果大树还是不肯倒下,你千万不要把衣服全都脱下扔了出去,因为你还必须留下几件以应付零下三十几度的低温。这时候怎么办呢?就只好等着,提心吊胆的等,高度警惕的等,等待大树一旦倒下时迅速躲向安全位置。一般情况下,“坐殿”的树不会像我一样非要喝得烂醉才会倒下,这时候需要的就是警惕和耐心。
        现在我有时在闲暇的时侯会想起那永远难忘的一天,那也是磨练我的意志锻炼我的思想品质的一次考验。 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那是1970年8月中旬的一天,我们在大兴安岭的409公里,在铁路线北侧3公里的山上进行伐木作业,伐木伐了3天开始往山下抬,原木都在30公分左右,长度在6米至8米不等,我们从山上往山下抬,一开始还算顺利,但是非常的累,山上没有路,是原始森林,往山下抬非常不好抬。        
        中午快收工的时侯,这时大家都非常非常的累了,当时我抬的是前杠,抬大木往山下抬抬前杠是最累的,中间放下也是违反行规的,是不允许的,这时我以累到极限了,感到前胸发热,这时前面有一条一尺宽的小沟,我们两个抬前杠的停顿了一下一使劲就迈了过去。这时我突然感到嗓子眼一热就吐出一大口,我一下子就坐在了山坡上,这时我也发现我吐血了,战友们问我怎么了,我说没什么就应负过去了,这时一位战友过来替我抬了下去。      
         吐血后感到非常害怕,我当时才17岁有些事情也不懂,我偷偷问了一位四川的老兵,他是四川资中的1965年入伍的,他说没问题的,不就是吐了一口血吗,没什么大不了的,一说了之,我也没把这个事当回事。现在也没留下什么后遗症,但是这件事情我永远记在心里,永远不会忘记,这件事情也变成好事,遇到再大的困难也不在话下,让这件事情牢牢的记在我的心中。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21)| 评论(0)
推荐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