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铁道兵1969

逢山凿路,遇水架桥,铁道兵前无险阻; 风餐露宿,沐雨栉风,铁道兵前无困难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珍宝岛自卫反击战内幕  

2017-02-27 15:45:02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
导读: 1969 年 1 月以来,苏联边防部队对中国领土珍宝岛的入侵和挑衅再次升级,他们在理屈词穷的情况下,由对中国边防部队的拳打脚踢发展到了棍棒相向,中国边防部队在几次执行巡逻任务中,都遭到了苏联边防军的拦截和殴打,致使巡逻中途中断,中国边防部队一再忍让,避免了事态的扩大。 1969 年3 月1 日 ,珍宝岛的气温到了零下30 度左右,冰雪履盖了乌苏里江,一眼望去,冰


珍宝岛自卫反击战内幕

1969 年 1 月以来,苏联边防部队对中国领土珍宝岛的入侵和挑衅再次升级,他们在理屈词穷的情况下,由对中国边防部队的拳打脚踢发展到了棍棒相向,中国边防部队在几次执行巡逻任务中,都遭到了苏联边防军的拦截和殴打,致使巡逻中途中断,中国边防部队一再忍让,避免了事态的扩大。

1969 年3 月1 日 ,珍宝岛的气温到了零下30 度左右,冰雪履盖了乌苏里江,一眼望去,冰面上一片洁白,岛上的小树林变成了白色的珊瑚枝,在风中摇来摆去,飘飘欲仙。雪地上清晰可见一串串泡子的蹄印,如同绽开的朵朵梅花。侦察科长马宪则刚刚接到上级的电话,要加强珍室岛地区的巡逻。

从 2 月 6 日 至 25 日,苏联边防部队连续五次围攻和毒打中国边防部队巡逻人员,为了防止事态扩大,中国边防部队暂时停止了巡逻。为此苏联报刊大肆宣扬,说中国退出了达曼斯基岛,这证明达曼斯基岛是苏联的领土,而且公开扬言如果中国边防部队再敢上珍宝岛巡罗,就使用火力解决的办法。根据上级的指示,边防部队召开会议,研究巡逻问题。 半夜时分,侦察分队在夜幕的掩护下,无声无息地向珍室岛开进。空旷的原始森林里寂寞无声,月光透过挺拔的树梢泻到林间,在雪地上留下了一团团晃动的亮影,密林中一切都变得灰蒙蒙的,从远处传来一阵阵低沉的狗叫声 …… 陈绍光在前面带路,这一带的地形,侦察兵们都已经很熟悉 ” 了,所以走得很快,一路上没有人说话,只听到卡卡地踏雪声和呼哧呼哧地喘气声。马科长和曹副参谋长主在队伍的后面,通讯员小马跑过来报告: “ 尖刀班已经作好登岛准备。 ”“ 先停一下,再检查一下武器装备。 ” 马科长命令道。侦察分队在岛边停了下来,这次执行任务,每个侦察兵除了武器之外,还带了一小包饼干,一两散装的老白干,一包止咳药片。 “ 把止咳药吃了,喝一小口白酒,暖和一下,准备上岛。 ” 通讯员把指挥组的命令传了下去。尽管气温是零下 30 度,但大家心里都热呼呼的,不少同志没有喝酒,只是吃了止咳药片。一切准备好了,侦察分队悄悄进入了珍宝岛的西端。

侦察兵进入了潜伏地点之后,挖了雪坑,上面挡上白褥单,每人又做了几个雪球,发现有人睡觉,便用雪球砸。大约到了 3 月 2 日 早上六点多钟,从苏联下米海洛夫卡方向驶来了一辆军用吉普车, 一直开到了靠近中国珍主岛的南端,吱地一声停住了。马科长小声地说道: “ 不要动,无论出什么情况,都不准暴露目标。 ” 从车上下来两个苏联军官,其中一个像是杨辛中校,几个人站在车边上没有动,朝着珍宝岛指手划脚说了起来,边说好像还边商量着什么,过了一会几个人又争论起来,声音越 来越高。马科长向曹副参谋长递了一个眼色,两人心里都一阵阵紧张起来。这时正在争论的两名苏联军官,突然朝珍宝岛走了过来,走得很急,一边走,一边用手比划着。 “ 妈的,今天要坏菜了,搞不好全完了。 ” 马科长心里一个劲地打鼓。两个苏联军官越走越近,侦察兵们都往指挥组这边张望,也有些沉不住气了,马科长轻轻地摆手示意要沉着,千万不能乱动。远处一名苏联军官扯着嗓子喊了一声,这两名军官应了一声,停住了脚步,又说了几句话,便转身往回走去,回到岛边,上了小车,小车一加油门,开走了。这时马科长才感觉到出了一身的冷汗。 “ 他们今天想搞什么名堂? ” 曹副参谋长问马科长。 “ 我看他们也是有一定的准备,是想长期霸占咱们珍室岛吧,不管怎么说,要有充分的准备。 ” 曹副参谋长点了点头,不吭声了。这时金参谋看了看表说: “ 时间差不多了。 ” 正说着,只见孙玉国和周登国带着巡逻队上岛了。孙王国带着第一小组走在前面,排长武永高和周登国帝第二小组走在后面。

对面传来了一阵轰鸣声,从苏联境内下米海洛夫卡和库列比亚克依内两个边防站,开出来两辆装甲车,一辆军用卡车和一辆指挥车。车速很快,向珍宝岛急驶而来。卡车上苏军士兵头戴钢盔,荷枪实弹,他们抢先赶到了珍宝岛的东测,挡住了中国边防巡逻分队的去路。苏联士兵从车上跳下来 70 人,手里全都平端着枪,没有一个拿大棒子的,而且一下车就摆开了战斗队形。孙玉国一看心里便明白了八九分,他提醒大家: “ 要注意,敌人今天有准备,来势汹汹,很可能要挑起事端,要作好自卫还击的准备。 ” 这时一股苏联边防军绕到中国边防部队的左侧,另一小队也在快速向右侧运动,他们的意图很明显,想从三面包围中国边防部队。不能让敌人的阴谋得逞,孙玉国一边向苏联边防部队发出警告,一边命令中国边防部队,向岛西撤去。中国边防部队一再忍让后退,苏联边防部队却紧追不舍,约有二十多人,持枪紧逼过来,这时中国边防部队已经退到了岛边,再也无路可退了。孙玉国看到苏联边防部队的士兵,一齐端起了冲锋枪,他知道敌人可能要开枪了,指挥手高喊一声: “ 提高警惕,保卫祖国! ” 这是发出的准备还击的暗号。中国边防部队刚刚散开,苏联边防部队首先开枪了,哒 …… 哒 …… 一排子弹飞了过来,随着枪声,中国边防部队 6 名战士倒下了 …… 孙玉国临危不惧,再次向苏联边防部队,提出严重警告。苏联边防部队不顾中国边防部队的警告,又一次向中国边防部队开枪射击。马科长一看如果再不还击,孙玉国带的小队,怕是一个人也回不来了,便果断地发出了还击的命令,参谋金泰龙用手枪朝天鸣枪发出了还击的信号。立刻,侦察分队和巡逻分队同时开火了,两边的枪声响成一团。正在这时,只听岛的另一侧,中国边防部队第二小组巡逻的方向,响起了一阵密集的枪声。 “ 那边也打起来了,没准又是他们先开的枪。 ” 马科长的心一下子提了起来。 “ 要是他们先开枪,咱们的人就吃大亏了。 ” 曹副参谋长憋着一口气。马宪则横下了一条心,咬了咬牙说: “ 先别管那边了,这边无论如何不能再吃亏了。 ”“ 对,眼前的敌人,让他们有来无回。 ”“ 给他包饺子 ,一个也甭想回去。 ” 金泰龙话音未落,副连长王连容带头冲了上去,几个战士紧跟在他后面,他冲过一片小树林时,敌人发现了他们,机枪吼叫着向他们扫射过来,王庆容又向前冲了几步,只觉眼前一黑,跌倒了,他用力一挺身子,又站了起来,冲了两步又跌倒了,他趴在地上,吃力地对战士们说: “ 同志们,人在珍宝岛在,一定要坚持到最后胜利! ” 这时,冰面上传来了隆隆的啊声,一辆苏军装甲车,发疯一般从岛的东面驶了过来,哒哒 …… 装甲车上的机枪发出一阵阵吼叫,几分钟之后便驶上了中国一侧北面的江汊,装甲车边开边打,一直驶到了中国边防部队的身后。 “ 火箭筒,快打火箭筒! ” 马科长喊了起来。因为,当时侦察连没有装备火箭筒,火箭筒手是从步兵分队调来的,看着装甲车上来了,举起火箭筒就打,一连打了两发也没有击中,主要是提前量掌握不准,装甲车开得又很快,不是打到了前面,就是落到了后面 …… 马科长趴到火箭筒手身边,这时苏军的装甲车又冲过来了,火箭筒手跟着装甲车瞄来瞄去,一扣扳机,火箭弹飞了出去,火箭筒后面喷出的火,把马科长的棉裤烧了个大窟窿 …… 尽管几发火箭弹都没有击中苏军装甲车,但是装甲车里的苏军,看到了中国边防部队的火箭筒手冲了上来,而且越来越近,便胆战心惊起来,掉头朝回跑去。一看苏军装甲车吓跑了,中国边防部队抓住战机马上反击。陈绍光很快带着尖刀班冲到了敌人的后面,他们趴在一道上坎下,做好了射击的准备,一股被打散了的苏联士兵退了下来,一个个低着头只顾一个劲地往回跑,冷不防撞到了中国边防部队的枪口上了。陈绍光一声令下,一排子弹飞了过去,苏联士兵倒了好几个,活着的趴在地上再也不敢动了。这时从陈绍光的身后传来一阵机枪的吼叫声,一排子弹从他的头顶飞了过去,他回头一看,在几百米远的树林后面,有几只苏军闪光的钢盔在动,一团团火舌就是从那儿喷出来的,看来敌人是想把我们包在中间,他一挥手,带着几个战士向敌人冲去,敌人的子弹飕飕地飞了过来 …… 如疾雨一般。 “ 副连长,你身上冒烟了! ” 战士小李叫了起来。陈绍光摘下帽子一看,帽子上打了两个洞,烧得黑乎乎的,他用雪一搓,朝头上一戴,又向前冲去。离敌人只有一百多米远了,敌人的两廷机枪交叉火力,封锁了前进的道路,陈绍光冲到一棵大树后面,刚要射击,忽然身子一歪跌倒了,他低头一看,胸部和左臂都负了伤,鲜血直流,战士小李冲了上来要给他包扎,他推开小李,一只手端起冲锋枪向敌人的机枪打出了一梭子子弹,敌人的机枪不响了。小李兴奋地叫了起来: “ 副连长,敌人的机枪哑吧了! ” 他没有听到副连长的回答,回头一看,副连长躺在雪地上,他的腰部又受了重伤, 他吃力地挥了一下手,意思是不要管我,消灭敌人要紧,小李把陈绍光扶到一棵小树下面, 让他半躺在树杆旁, 为他包扎起来,战士们都围了过来,陈绍光吃力地解开身上的子弹袋,对他身边的战士小李说: “ 拿去,打 …… 打敌人 ……” 在他说话的时候,血顺着伤口渗了出来,染红了他身下的雪地。

当入侵的苏联边防部队突然开枪的时候,于庆阳身边的几名战友,在枪声中倒下了。于庆阳被激怒了,他端起冲锋枪朝敌人冲了过去,苏联入侵者乱作一团,几名士兵跟在一名军官的后面向回逃窜,于庆阳紧追两步,跳到一道上坎的后面,猛扣扳机,打出一串点射, 5 个敌人在枪声中倒下了。

于庆阳抹了一把脸上的汗水,又向前面爬了几步,他看到小树林的后面,有一挺机枪正在向这边射击,子弹打得树枝哗哗作响,战士们被机枪火力压得抬不起头来,过了一会,敌人的机枪停了,于庆阳抬头一看,敌人的机枪手正在更换弹夹,他抓住这个有利时机,纵身跃起,哒哒 …… 一梭子子弹打了出 去,敌人的机枪手身子一歪,栽倒在舀地上,那一挺机枪在那儿不响了。于庆阳两眼紧盯着那挺机枪,应该把它缴获过来,它是苏联边防部队入侵中国的罪证,于庆阳朝机枪冲了过去。就在这时,从他的侧面飞来一串子弹,击中了他的头部,他一头扑倒在雪地上。 “ 于庆阳,于庆阳 ……” 卫生员边喊边跑了过来,他把于庆阳拉到一边,查看他的伤口,发现子弹从右边太阳穴进去,从后脑穿了出来, 脑浆和血水不浙地向外淌,于庆阳已经昏迷过去。卫生员立刻把他抱在怀里,拿出绷带为他包扎起来,于庆阳的嘴唇颤动了一下,卫生员知道他是想说什么,急忙将耳朵贴到他的嘴边, 他听到于庆阳微弱而刚强的声音: “ 我 …… 还 …… 要 ……” 卫生员用手摸了一下他的脉博,几乎已经没有跳动的感觉了,他伸手拿过于庆阳的冲锋枪,只见上面沾满了英雄的鲜血。哒哒 …… 哒哒 …… 前面不远的小树林里传来了一阵急促的枪声,于庆阳被这枪声震醒了,他用力睁开了眼睛,推开卫生员的手,一把抓起冲锋枪, “ 腾 ” 地一下站了起来 …… 如一尊巍然屹立的铁塔,周围的战士都惊呆了,只见他用右手, “ 刷 ” 一下撕掉了头上的绷带,端起冲锋枪向敌人冲去:一步、二步、三步 …… 他向前一连冲了六步,手中的冲锋枪吼叫着,子弹朝敌人飞去 …… 在他生命的最后时刻,当他倒下去的时候,仍然保持着冲锋的姿势。排长于洪东看到于庆阳牺牲了,高喊了一声: “ 为于庆阳同志报仇,冲啊! ” 全排同志跟着他冲了上去,他发现从林中有两个敌人仓惶奔逃,便叫班长孙宝山去堵住敌人的退路,自己带三个战士追了过去,突然,丛林中射来一排子弹,干洪东发现有个敌人趴在雪地里,向这边射击,他一枪就报销了那个敌人,战士小周在一边着急地说: “ 排长,你看那两个敌人要溜掉了。 ” 于洪东不慌不忙: “ 我就不信,这两家伙比狍子跑得还快。 ” 说着举枪,叭叭两枪,远处那两个敌人应声倒下 。

马科长来到陈绍光身边看了一下他的伤势, 对曹副参谋长说: “ 老曹,我看打得差不多了,王副连长牺牲了,陈绍光的伤也不轻,咱们向上冲一下,就往下撤吧? ”“ 好,就这么办。 ” 曹副参谋长同意了马科长的意见。中国边防部队发起了冲击,苏联边防部队面对中国边防部队的猛烈冲锋,开始向后撤退,一直退回到主航道的江面上,尔后登上装甲车开始向苏联境内后撤。马宪则命令金泰龙:“ 发信号,往下撤,动作要快! ” 金泰龙发出了撤出战斗的信号,战士们纷纷跑了过来,班长石荣庭缴获了一架照相机,孙宝山和战士周锡金各自缴获了苏军 5 支冲锋枪。排长武永高和班长周登国,带领的第二小组也撤了下来,除周登国腰部受伤外,再没有多大的损失,大家一下于把他们围了起来,争着询问第二小组的情况。

入侵苏军阻止中国居民上岛,坎上站立者为苏军校尉军官

我边防部队就苏军装甲车撞死中国平民一事正在向苏方交涉( 1967 年 12 月

珍宝岛自卫反击战内幕


珍宝岛自卫反击战内幕


珍宝岛自卫反击战内幕


珍宝岛自卫反击战内幕


珍宝岛自卫反击战内幕
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44)| 评论(0)
推荐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